天极传媒:
天极网
比特网
IT专家网
52PK游戏网
极客修
全国分站

北京上海广州深港南京福建沈阳成都杭州西安长春重庆大庆合肥惠州青岛郑州泰州厦门淄博天津无锡哈尔滨

产品
  • 网页
  • 产品
  • 图片
  • 报价
  • 下载
全高清投影机 净化器 4K电视曲面电视小家电滚筒洗衣机
您现在的位置:天极网>IT热点新闻>无人配送,制造下一个独角兽

无人配送,制造下一个独角兽

来源:Yesky数字家庭频道2019-01-18 09:34我要吐槽

  【天极网IT新闻频道】配送领域正在经历一场“机器人”混战。最近两年的CES展上,无人车、无人配送机器人的竞相亮相,就是例证。这条全新的赛道上,既有像YOGO这样深耕技术多年的初创公司;也有如阿里菜鸟、京东这样自带场景的行业巨头,它们试图在万亿级别的配送市场中,卡住身位,再造一个独角兽。

无人配送,制造下一个独角兽

  万亿市场

  机器人产业发展已成为智能制造中重要的一个方向。其中,配送机器人因为其需求端——物流行业的庞大体量以及劳动密集的特点,尤其引资本关注,导致其研发竞争也尤为激进。

无人配送,制造下一个独角兽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占据了全球40%以上的电商交易——每年约为千亿美元。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数据,这一数字已经高于法国、德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的总和。

  从市场看,中国快递和外卖行业在高基数(300亿件/年,4000w单/天)下迎来高速增长(30%+ CGAR)。去年双十一当天,物流包裹突破10亿大关,大致相当于全美二十天的物流货量。而阿里巴巴方面表示,10亿这个量级在不久的未来将会成为常态。

  但2018上半年顺丰、申通、韵达等的财报提及,其营业成本增速要高于营业收入增速,主要原因正是用工成本的上升。物流最是劳动力密集行业。但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在2012年出现转折点,劳动力红利在下降,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导致人力成本急速上升。

无人配送,制造下一个独角兽

  外卖等“城市轻物流”领域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在线订餐用户规模达到三亿人,与美国总人口等量。根据美团的招股书,预计2023年餐饮外卖市场规模将超过1.5万亿元。2018年,外卖量约6000万单/每天,保守情况下需要250-300万活跃的骑手来能完成订单任务。按照1:5的比例需要有1250-1500万的骑手池调配,这数字相当于1%的中国人口,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所以外卖行业比较迫切地在寻求技术手段解决问题。

  正是有了“刚需”,不管是初创型机器人公司,还是有配送业务场景的平台型公司纷纷发力智能物流方案,使得“无人配送”有了一个可以期待的未来:无人车将外卖或包裹送到楼下,室内机器人再把它送到你手里。

  中国?美国?

  中国和美国是电商物流的两个重要市场,也是对配送型机器人研发投入最大的两个国家。近年,亚马逊、京东、阿里等都陆续有相应的产品落地测试。中美初创类机器人公司的竞争也几乎在同一个时间表上。在无人配送领域,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的未来红利都会很大。

无人配送,制造下一个独角兽

  美国的人力成本高,可供调配的配送人员更少。而中国有很多封闭式社区,人员出入受限,无人配送会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在这片新蓝海中,中国的机器人公司有可能会率先冲刺。

  首先是体量的差异。不管是电商还是外卖平台,中国互联网消费群体的量级都更为庞大。以外卖为例,2015年上市的Grubhub日订单量为43万单左右,差不多也就是美团外卖的五十分之一。美国人的食品消费存在固有习惯,90%的外卖订单来自电话预订,汽车餐厅到处皆是,一次从超市买回1周食材也是很多家庭的惯例。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外卖不但订单数量更大而且更加分散,海量的、即时性的订单并发除了中国互联网之外,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予以满足。所以对及时性的运力需求,中国公司的感知更为强烈。

  其次是人口密度。简单来说,中国的人口密度约是美国的5倍。而城市人口,尤其是大城市人口的密度差异更大。人口越密集,意味着总配送成本越低,但末端配送成本占比会相应增加。有统计表明,这个环节已经占到中国配送行业总成本的30%以上,降本增效的紧迫性更高。

  最后,亚洲市场比美国市场对机器人的接受程度高。中国人经过10年互联网疾风骤雨式的洗礼,对新鲜事物的宽容心更高。比如,全球扫地机器人增长速度最快的就是中国。

  此外,美国的法律法规相对严格。旧金山就颁布了一项规定,将初创企业的配送机器人限制在人口较少的城区活动,且必须有人监视,速度不能超过3英里。反对者担心机器人对行人安全造成影响,尤其是老人和儿童。这使得测试很难在真实的交付情况下展开,继而延迟其商业化的时间。

  最后1公里?最后100米?

  目前,一些工业型物流机器人,比如AGV机器人、码垛机器人、分拣机器人已经开始投用。它们的使用场景相对比较标准化。但服务型配送机器人是个全新的赛道,大部分的产品处于实验室阶段。

  阿里、京东、美团等诸多电商与物流企业纷纷入局,不断加大无人配送的投入。但互联网大公司大都从室外配送切入;而YOGO等初创公司则是从室内配送开始做起。前者的产品更像是无人车,除了自动驾驶的技术,需要解决路权的问题;后者涉及的的机器人技术更复杂,也需要突破室内的管理权限,如电梯的改造等。

  但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中国配送机器人的研发方向,大都聚焦在最后1公里还是最后100米的选择上,指向终端效率这个配送行业的沉疴宿疾。此次发布的YOGO Station智能配送站着力于室内最后100米的非标准化递送场景,首次提出了系统性的终端配送方案,通过云端、智能存储分拣柜、配送机器人和IOT设备的联合运作,完成了机器人与人的“最后一棒”交接。

  它让物流中的人的使用环节减少了。骑手到达写字楼后,只需把货品放入智能存储分拣柜即可转身离去。配送机器人会听从调度,自行乘坐电梯与“客户”交接,做到真正意义的终端“无人化”,这也是其商业价值所在。YOGO Station测试效果显示,它可为外卖员减少平均每单10-15分钟的配送时长,为单次配送时长的30%。

  很多人认为“终端配送”是个细分市场。事实上,只要是“送东西”,不论外部环境如何,最终都会有“室内最后100米”的需要,几乎是全场景的应用覆盖。 如果YOGO能在2019年完成量产,它将在这场机器人的混战中率先突围。

(责任编辑:施文斌)
请关注天极网天极新媒体 最酷科技资讯
扫码赢大奖
编辑推荐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